大师韩愈之死疑云

来源:够搞笑网时间:2017-4-14 13:05:11

百代文宗也经不起大师们的蛊惑,一向反对服食丹药的韩愈竟也成了这东西的受害者。韩愈也是个苦孩子,谁成想做了大官以后也腐败了。看来在糖衣炮弹面前,谁也不会天生具有免疫力。

            唐穆宗长庆四年(公元824年)冬十一月,唐代古文运动的发起者、唐宋八大家之一、吏部侍郎韩愈病逝了。长安日报等主流媒体报道了他去世的消息,一致高度评价他伟大的文学成就,称他为文学青年们的精神导师,还慷慨地送给他4个荣誉称号:文学家、哲学家、思想家、政治家。可个别小报却趁机大赚眼球,居然用超粗黑的大字标题在头条位置上爆料:大师韩愈之死疑云。

大师韩愈之死疑云

           能让一个珍惜自己荣誉的儒家知识分子说一套做一套,可见圣人也不一定经得住诱惑。这并不影响俺对韩愈的评价,俺自认和韩愈遭遇过一回。那年去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商都县采访,远远地望见坡梁上满目黛青色,可汽车开到跟前却看见大地原来是个癞头和尚。“草色遥看近却无”,俺猛然想起了韩愈。“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这首《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二首(其一)》是写给张籍的,可见韩愈观察生活多么用心。后者写下了《枫桥夜泊》:“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那悠悠的钟声仿佛穿透了时空鸣响到今天。

            韩愈与年轻诗人们的唱和很多。其中帮贾岛改诗的故事被传得活灵活现。话说某一天,苦吟派诗人贾岛骑着小毛驴正在琢磨着一个字,不小心冲撞了京兆尹韩愈大人的座驾。警卫正想冲向前把这小子从毛驴上揪下来,韩愈大人大度地制止了。

            “小伙子,怎么这么毛躁?”韩愈问他。

           “俺正琢磨一句诗,不小心冲撞了大人。”贾岛诚惶诚恐。

           “说来听听。”韩愈问他。

           “俺偶得一句,不知是‘僧推月下门’还是……”贾岛做了一个“敲”的动作。

            “‘敲’,当然是‘敲’好,念来听听!”韩愈竟有些急不可待。

             “闲居少邻并,草径入荒园。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过桥分野色,移石动云根。”贾岛此时早已忘记自己冲撞了人家。可俺觉得这样的故事应该属于小说家言,和张好古冲撞了魏忠贤的礼仪车队如出一辙。实际上,韩愈出任京兆尹是在长庆三年(公元823年),可早在12年前的元和六年(公元811年)韩愈与贾岛就在洛阳相识了。那时候,贾岛是个和尚,一心想说服韩愈信佛,不想交往了两年,韩愈没被度入空门,贾岛反而还俗了。这样的例子,无非想说明韩愈对同辈和年轻的诗人的关心与提携。

           与韩愈的诗歌相比,俺并不喜欢《师说》等说教,但“文以载道”和“文道结合”的主张却是“反三俗”的有力武器。可俺总觉得“师者,所以传道受业解惑者也”、“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无贵无贱,无长无少,道之所存,师之所存也”这样的言语太抽象,对自己的要求太严苛了些。可了解了韩愈的经历,才觉得只有他才会说出这样的话。韩愈的父母早亡,据说3岁丧父,从小跟着哥哥嫂子生活。不幸的是哥哥韩会被贬到广东做了一个小官,韩愈只好跟随哥哥到了那个极偏远的苦寒之地。更不幸的是不久后哥哥也亡故了,韩愈跟着寡嫂郑氏北归河阳。

           韩愈遇到了一个包拯一样的伟大的嫂子,终于把年幼的小叔子培养成人。韩愈20岁开始进京到长安应进士第,竟然连考3次都没有考中,但终究韩愈还是靠科举走上了仕途。唐宪宗元和十四年(公元819年),凤翔法门寺将举行大典,唐宪宗下诏请佛骨入长安皇宫供奉。韩愈不合时宜地发表了著名的《论佛骨表》。皇帝恼了,想把这个家伙杀掉,最终贬为潮州刺史。多年以后,重回广东这个伤心地,韩愈写下了“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的诗句。

            可了不得,韩愈之死竟然抖出了“硫磺门”。原来,在大唐的高级官员中间一直流行滥服硫黄。韩愈曾经信誓旦旦,坦言自己从来没有服食过包括硫磺在内的任何丹药。面对媒体,韩愈伤感地讲述了他亲眼目睹工部尚书归登服用含汞量高的丹药得病而死的过程,号召大家坚决反对药物滥用。可这是怎么了?从远在广东潮州的贬谪地被特赦回来后,晚年的韩愈竟热衷炼丹服药。在《方勺泊宅编》中有这么一段描叙:“金液丹乃硫黄炼成,纯阳之物 ,有痼冷者所宜。今夏至人多服之,反为大患。韩退之作文戒服食,而晚年服硫黄而死,可不戒乎。”想来韩愈服用硫磺,一定是在补偿心理支配下的一种报复性消费行为。


上一篇:白百合出轨了 陈羽凡绿了表情包 下一篇:海宁两男子打赌舔鸡屎给1万 舔后对方不给钱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