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代宗惩罚大臣的手段就是提拔

来源:够搞笑网时间:2017-3-17 14:13:45

 不走蜀道,就不能真正理解李白的诗句。“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岑参服了。但人生际遇的不同会产生不同的心态。虽然是从京城下方到地方做官,好歹名义上提拔了一大级。所以,岑参入蜀写下了这样的《早上五盘岭》的结句:此行为知己,不觉蜀道难。

           唐代宗永泰元年(公元765年),边塞诗人岑参被贬担任嘉州(今四川省乐山市)刺史。大小也是个市长,这年11月岑参走马上任。因为瞎提意见、乱告状,岑参被从正五品阶的太子中允的岗位上降了半格 ,担任了从五品上阶的郎中。这一回皇帝开恩,外放他担任正四品下阶的嘉州(今四川省乐山市)刺史, 整整提了一大级。可在那个时候,提拔也是一种惩罚,毕竟是中央的干部下派到了老少边穷地区。没有一定的政治抱负,谁肯心甘情愿地下去?

           大概岑参没有别的选择,走了一个月终于走到了梁州(今陕西省汉中市),蓦地一行大字横在岑参眼前:此路不通!岑参差点从马上掉下来,刚进梁州地界手机短信铃声就响了,按出来一看,第一行显示:欢迎来到梁州。又一行显示:下面报告您一个不好的消息,对面的蜀地发生叛乱,为了您的人生安全,请及时取消旅程。好不容易找了个报摊买了份大唐邸报,在时政新闻版上看到了有关叛乱的报道。事情的原委是剑南节度使严武在永泰元年病逝了,严武的部将西山都知兵马使崔旰等人竟然向朝廷举荐大将王崇 俊担任剑南节度使。这样的举动犯了不讲政治的大忌,引起了朝廷的猜疑。那可是大军区司令的职位,尽管大家是从工作的角度考虑,可朝廷却不这样想。朝廷派郭英又出任剑南节度使,这家伙下车伊始就构陷王崇俊,剪除严武旧将,还出狠手打击带头大哥崔旰。崔旰可不是吃素的,一时间蜀地大乱。

唐代宗惩罚大臣的手段就是提拔

           在梁州停留的日子百无聊赖。岑参能做的事情无非吃饭睡觉,喝酒写诗。还是凉州(今甘肃省武威市)的酒好喝。回忆总是美好的。唐玄宗天宝三年(公元744 ),岑参考中进士,这个祖上曾出过两任宰相的官二代终于当了个兵曹参军这样的小官。心有不甘的岑参于天宝八年随节度使高仙芝入安西,担任了掌书记。天宝十年(公元751年)三月,安西节度使高仙芝调任河西节度使,岑参一行幕僚随高仙芝来到凉州城中。或许是想到了汉武帝赐御酒而产生“酒泉”的传说,岑参觉得凉州的美酒也特别甘醇。诗人在凉州城里写下了《戏问花门酒家翁》的小诗:老人七十仍沽酒,千壶百瓮花门口。道傍榆荚巧似钱,摘来沽酒君肯否?

            今天被困梁州,地名上的一字之差,心境却差得太多。或许是预感到了人生的日暮途穷,岑参特别喜欢回忆在边塞的那些日子。天宝十三年又随节度使封常清出任安西、北庭判官,驻轮台(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米泉县)。在欢送好友武判官归京的宴席上,岑参写下了“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名句。可是岑参的春天真得就要到来了吗?尽管诗人营造出了“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的意境;尽管英国著名浪漫主义诗人雪莱在《西风颂》里写道:冬天如果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可明媚的春光还是要靠自己争取。

            一场安史之乱,对于唐代边塞诗的两个领军人物高适与岑参却是迥异的人生分水岭。岑参没有抓住机会,或者是因为没有抓住机会的能力,人生走向了下坡路。安史之乱后终于有机会在朝廷任职了,俺却怎么也想不明白:一个几辈子做大官的人家的子弟竟然不会做官?

            大历元年(公元766年)夏,得新任剑南节度使杜鸿渐信任,岑参在幕府工作一年。杜鸿渐总算以政治的、军事的手段平息了蜀地的叛乱。大历二年(公元767年),杜鸿渐回京任职,岑参到嘉州上任。谁知好景不长,第二年七月就被免职。大历五年(公元770年),诗人岑参在成都病逝。俺很感慨:川人出了夔门就像鲤鱼跃龙门,可被困巴山蜀水之间呢?


上一篇:异地恋还敢吃醋,吃屎都没人管你 下一篇:微博提问成了赚钱手段, 微博问答是分账模式

猜你喜欢